首页> 科技 > >联想Techworld2019洞察:雁栖湖的新声

联想Techworld2019洞察:雁栖湖的新声

时间:2019-11-21 05:35:57 来源:网络 作者:匿名 阅读:68次
王如晨/文摘要◎雁栖湖新声◎建筑材料+设计师+施工队◎一些挑战雁栖湖已成为联想集团设置议题、落地战略、开放生态、驱动增长,乃至唤起资本市场关注的象征空间。连续两届Techworld,在这家35年的科技

王如晨/文

摘要

◎雁栖湖新声

◎建筑材料+设计师+施工队

◎一些挑战

雁栖湖已成为联想集团设置议题、落地战略、开放生态、驱动增长,乃至唤起资本市场关注的象征空间。

连续两届Techworld,在这家35年的科技巨头身上,一定会留下不同的回忆。

2018年的雁栖湖,杨元庆结合第四次工业革命,定义了智能化变革方向,强调了数字经济时代公司三大要素,即算法、算力、数据。一年过去,借助巴展确立的3S战略以及随后匹配而生的组织升级、业务落地,联想的增长开始呈现出驱动转换的特征。2020财年Q2财报,充分证明。

刚结束的2019年Techworld,在夸克看来,不但将3S战略引向深入,更是开始通过前瞻洞察,挖掘全要素价值,占据话语高地,驱动战略加速执行。同时,联想集团新的商业模式亦开始清晰起来。

为何有这结论?那就需要观察一下,雁栖湖边,杨元庆从智能化变革到3S战略再到此刻的话语演进。

2018年的“智能化变革”是方向而非战略。年初确立的3S才是。所谓3S,指的是智能物联网、智能基础架构以及行业智能。前两者属“建筑材料”,后者则是“建筑大厦”。联想2019年以来诸多组织架构与业务版图变动,都围绕3S落地展开。

此次,雁栖湖边,杨元庆发出了什么声音?

那就是他演讲中着力强调的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”。“端”即智能物联设备终端;“边”即边缘计算(也包括设备),“云”即云计算,“网”则是以5G为代表的数据传输网络,而“智”,则是行业智能解决方案。

与AI三要素“计算、算法、数据”及3S相比,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”既是要素细化,也是联想技术与商业的模块化。它的提出,不仅关涉着联想集团自身能力的全面挖掘,更有借此设置行业议题、建立隐形标准、赋能行业的用意。

因为,5种要素覆盖了整个数字化转型关键环节,属于数字转型的基础架构。这是理念的升级。

两年来,我们接触过许多倡导数字化变革的巨头。它们自身以及驱动外部转型的实践,几乎都是有限要素的组合与匹配。许多探索路径不一,从而产生一种智能化迷雾。有的讲“云管端”,有的讲“云端一体”、端到端或全栈服务。这种描述停留在粗放的连接阶段。涉及到数据环节,很多其实还无法落地。

这种局面,让人想起2000年后中国信息化进程。其中ERP等管理软件落地实践中,产生许多恐慌。一句“上ERP找死,不上ERP等死”非常形象。2008年,中国大部制改革,工业与信息化部成立,大国开始加速推进“两化融合”,但路径同样不一。

此刻,局面有些近似。整个行业期待清晰合理、要素完整且经过验证的数据智能之路。

尽管联想并非每种要素都是独创,也并非全部领先,但它却是率先定义全要素、模块化与基础架构的公司。

那么两个问题也就来了:

一、杨元庆定义这个概念,于联想集团来说,到底有什么意义呢?仅仅革新理念吗?

二、那么多实力强劲的巨头,许多维度甚至远胜联想,为何是它而不是它们,率先定义出这种架构?

先听一段杨元庆雁栖湖的演讲。

“非常幸运,过去多年的积累,赋予了联想得天独厚的优势——我们具备了‘端-边-云-网-智’各项要素资产,是构建智能化大厦能力最完备的公司。我们不但拥有最齐全的“建筑材料”,同时正力图成为“设计师”和“施工队”,为企业客户的智能化转型设计蓝图,施工建造。”他说。

这段话,我认为,他已回答上述两个问题:

1、“端-边-云-网-智”属联想集团多年沉淀下的要素资产,得天独厚,业界最完备;

2、要素资产是联想引领趋势、驱动智能化变革的“建筑材料”。而联想不止做“材料”,还将做设计与施工。意思说,将提供数字转型时代“端到端”、“全栈”服务商。

这可以说是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,而且超级自信。

很多人可能不太适应联想为何突然如此自信。多年来,它持续遭遇各种争议。

即便谈数字经济,许多巨头比它更受关注。比如亚马逊、微软、阿里云智能、谷歌们,以及那个几乎被标榜为ICT领域王者的华为,当然还有更多新晋的玩家。而资本市场上,许多诞生不过几年的企业,几乎都超过联想市值多倍。

但我认同杨元庆的表达。上述竞对维度并不能真正反映联想的投资价值。这需要我们抛开上述维度,看看他强调的目标之下,联想的竞争力。

先沿着时间维度看要素生成。

联想刚度过35周岁生日。在中国,不要说科技业,即便所有行业,这种历史的公司也并不多。35年的时间里,一定有许多不易察觉的力量。

从中关村平房里起步的联想,身上经历着两种复杂考验:一是体制,二是开放的产业。

美团这类公司喜欢说自己“九死一生”,但就经历之复杂而言,35年的联想体悟更深。

2014年,联想30周年时,公司要柳传志谈一件印象最深的事。他说:“在这30年中,我们有过无数次要死要活的坎,其中有的是早年间国家计划经济的体制给带来的大麻烦,有的是我们战略决策错误造成的苦果,这里面有大量的难以忘怀的痛苦;当然,在这三十年中,我们更充满了拼命咬牙坚持,突破九死一生,登上阶段性顶峰的愉悦——有大量鲜活的、栩栩如生的故事。”

这种企业既有一种永远都无法消除的家国情怀,同时又有一种强烈的开放的情结。两种思维交织一起,既成就了联想的伟大,沉淀出学习能力、综合的生存技能与要素积累,也给它带来诸多困扰。再没有比“主人翁精神”、“发动机文化”更能反映联想集团这种内在气质的了。

不过,这种气质的公司,一旦体制层面获得解放,在面向全球的竞争力构建中,所有有意识、无意识的积累,都会被后来者验证或者注解。

35年间,联想集团从一家代理商到PC独立品牌,从品牌到垂直一体且均衡覆盖的全球化布局,从PC到PC+,再到移动时代,经历了完整的传统IT、PC时代、PC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时代,直到今日基于数据智能的数字经济时代开启。它的诸多探索,埋下了一系列种子,正在今日智能化变革理念与前沿模式探索中反复呈现。

例子有很多。这里只围绕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”5种要素生成来简单还原。

2000年前的联想略过。从2000年-2004年看它。之所以选这段。因为这周期已有联想集团今日雏形。2000年,杨元庆提出“3年规划”,将业务分为消费IT、手持设备、信息服务、企业IT、IT服务、部件/合同制造6大群组。今日看,6大业务可归为“消费终端+门户+2B业务+开放制造”。除了门户,几乎就对应3S战略。同期,他喊出“高科技的联想、服务的联想、国际化的联想”,持续淡化PC终端概念,“科技+服务”强化着联想集团2B维度。

当然,联想诞生起就是一个典型双边市场。2B不是今日始。但这周期明显自觉。它构成了今日联想集团生态雏形。其中,为今日所重视的智能制造、软件与服务、物联网,都可以还原脉络。

2004年往后10年,借助并购Thinkpad及其他多个PC品牌,联想确立了自身在全球PC端地位,不但规模壮大、市占持续提升,整个价值链与全球精细化运营同样富有口碑。

同期,“端”能力进一步丰富。2014年,联想并购摩托。这一案背后有杨元庆强烈意志。说一个细节。当初谷歌先买摩托,杨很快就约了谷歌前任董事长施密特吃饭,跟他说,如果未来终端经营不下去,可找他。因为联想更擅长。后来谷歌果然将摩托转售联想。联想借此不但强化了移动端的实力,更是在PC之外锻造了另一条全价值链服务体系。

当然不要忽视“边”要素。两年多来,杨元庆密集谈边缘计算与NFV。年初美国誓师大会期间,我们参观了联想研发中心,看到了它在边缘服务器领域的前沿进展。8月,它在中国发布首台ThinkSystem边缘服务器,填补了边缘计算市场的空白。

边缘计算与软件定义数据中心,并非联想首倡,但在数字转型层面,作为3S战略的基础架构,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”中的“边”是它非常关键的要素资产。它之所以有别其他巨头的路径,就在于对“边”的认知。

这是联想集团对行业数字转型的理念贡献。而且,在“端边”、“云网”之间、“云边网”之间,存在巨大的协同创新空间,未来会诞生许多出色的服务与商业模式。

夸克亦视“边”为联想集团未来核心要素之一。它比其他传统优势更能代表一家公司引领智能变革、重构基础架构的意识。

“云”要素起步于联想很早就涉入的服务器与数据中心业务。当然,2014年,针对IBM X86服务器业务的收购,今日看,战略价值或不逊PC。全球前500台最快的超级计算机,联想占1/3以上,此外还渗透全球超大规模数据中心市场,前10大云计算企业,大都采购联想服务。应该说,借助IBM资源,联想创造了更高的全球信任度,基础设施角色日益明显。当然联想独立的云计算服务,不止公有云。事实上私有云才是其传统优势。它能提供计算、存储和网络设备、SDI以及HPC。

联想“网”的要素容易为人忽视。尤其5G概念。杨元庆透露,公司有600多项5G核心专利申请中,这得益于联想较早时候的研发与布局,包括与全球巨头的合作。5G话题上,杨元庆强调最多的不是5G手机,而是网络与智能物联网以及行业智能。当外界持续炒作5G手机时,我们在联想武汉智能工厂里看到了5G场景的落地。

叙述到这里,能看到,端、边、云、网都是联想长期沉淀下来的智能要素,尤其端、云优势非常明显。

在此基础上,如何基于行业数据,形成行业智能,就必须有赖于数据智能的力量。“智”的要素,计算、算法、数据,联想更完整。这也是杨元庆2018年雁栖湖明确发出的声音。

计算不多说,算法是不易觉察的联想竞争要素。它在机器学习、深度学习等算法层面,有明显优势。它不缺数据与场景,本身就是一个巨型而复杂的组织,且有完整的价值链。

联想集团CTO芮勇对合肥工厂智能排产等方面的讲解,让我们看到了这家公司几乎就是一个算法生成的最佳试验场。它生成的秘密在于一种复杂性,多元产品线、垂直一体价值链、全球均衡的市场分布,它使得联想比其他公司超融合视角沉淀技术与方案,建构服务。

如此,可以看出,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”不仅是5种要素,5种业务模块,它其实更是一种智能化架构。联想之所以定义出来,是因为,它有一种规模庞大、覆盖多元场景的全链数智的生态版图,5种要素恰恰就是几乎所有行业应用场景的必需。它们的组合,就是是联想集团赋能外界的一种数字转型“操作系统”。

杨元庆的自信就在这一“操作系统”里。

这也是联想集团2019年在雁栖湖边设置的新议题。它标志着,3S战略落地近一年之后,联想开始加速引领趋势,赋能行业。自然,这也是联想整体战略加速落地的新声。

若你对比联想与亚马逊、谷歌、BAT们,会发现,后者缺乏强大的“端、边”实力。这当然不是说无法参与,事实上,我们在阿里云智能、菜鸟、盒马等业务体系里,看到很多案例。但我想说,端边业务不止是产品形态,更有联想在制造业领域的长期积累,这类场景它更有优势。

若你对比华为,能发现,虽然华为通信与移动互联网等垂直方向的技术积累上,非常强大,但在端边、云网协同、关键场景上,联想并不逊色。

若对比富士康们,虽然后者设计与制造、以及全球化供应链非常强大,制造业数字智能同样如此,端边也有都有基础,但EMS服务决定了它很难拓展更多场景。事实上,10多年来,鸿海一直试图构建完整的数字化服务,在许多环节尝试走出代工,但失败案例多多。

不要以为联想集团只是理念领先许多巨头。事实上,基于“端边云网智”架构的3S战略,正快速落地智慧制造、智能交通、智慧零售、智慧金融、智慧医疗等诸多行业。其中,智慧制造、教育、医疗等属于联想优势场景。上季财报显示,它在教育、能源、化工、新零售等行业获得许多关键服务。

但杨元庆的自信也不止5种要素完备,以及2019年3S战略落地成效。它更在于,随着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“架构与路径的确立,联想集团的商业模式开始清晰起来。

在杨元庆那里,3S战略,智能基础架构与智能物联网只是建筑材料,行业智能才是建筑大厦。这是联想2B服务的基本商业模式,那就是,既提供材料与建筑。我记得,巴展上,杨元庆还曾有一个形象说法,就是提供“预制板”。

而今,他的描述更进一步。首先,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”的提出,标志着建筑材料开始大规模模块化。这是构建智能化大厦的要素能力,联想最完备,借此建设大厦。但相比年初,此次雁栖湖边,杨元庆在强调建筑材料、施工队角色之外,还将扮演“设计师”,为企业客户智能化转型设计蓝图。

这意味着联想集团的2B之路,将是兼顾以下单元:

1、咨询服务、设计;

2、技术、产品、软硬一体的模块、平台、完整的数智方案;

3、工程化部署与实施。

也就是说,联想的服务具备敏捷、积木的特征。通俗地说,它可以兜售整鸡,也可以单卖鸡块,同时还会给人们提供如何“吃鸡”。

可以说,这是业界最完整的数字转型服务价值链。它体现了联想集团的系统化能力。它与2011年以来形成的“研产供销服”全链数智体系深有关联。而2016年以来的落地实践,沉淀下许多行业客户群,奠定了它的模式自信。

关于设计与咨询服务。夸克两个月前已观察到这一点。比如,2018年以来,湖北武汉开始加速推进域内工业智能化改造升级,从2386家大型企业中甄选出150家代表性、有意愿的单位,作为智能转型首批样本。而提供咨询服务的机构,经过严格筛选,5家出线,其中,联想集团旗下DIBG(数据智能事业群)排名第一,获得了首批3亿以上产值的客户群。

不过,“设计+材料+施工”,并不意味着,联想将大包大揽所有行业智能服务。其实,所谓完整的价值链,仍建立在开放的平台与生态基础上。

比如在材料上,联想与全球许多行业巨头建立了深度合作。2018年,它与netapp建立了合资公司,共拓海内外智能化商机。上季财报显示,联想存储业务增长迅猛。

此次雁栖湖,我们同样看到,联想与全球能效管理巨头施耐德达成战略合作,双方在行业智能领域的理念惊人的一致。这一互补合作,既可以补充联想行业服务经验,更是可以直接渗透施耐德许多客户群。当然,后者也要倚重联想更为专业的数字智能要素。

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”以及2B商业模式的确立,标志着联想3S战略确立之后,通过一系列组织架构与业务版图升级,以及场景落地,已开始具备规模化输出的能力。它也体现了联想集团自身数字转型的效率。

我们预判,未来几个季度,联想2B业务的成长,将明显受惠于5种要素的模块化与产品化输出。同时,整个联想集团的组织活力也将因此得以持续释放。事实上,我们在雁栖湖上听到的声音,积极而乐观,几乎全都站在3S战略层面发声。

当然,即便如此,我们并不认为,联想短期已经完全具备变革自身商业版图或产业格局的能力。

甚至,我们已经看到,随着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”架构落地,联想接下来可能会一些面临更加紧迫也更复杂的挑战:

1、技术创新与平台策略。

这一问题始终会构成挑战。联想要素完备、架构合理,但目前除了端、云,它的智能化变革,胜在宽度与广度,但在垂直方向,还缺乏真正能贯通行业的底层技术,尤其是软件力量比如数据库、OS等。联想需要具备解耦硬件形态,独立输出软件服务的能力。

此外,异构计算是联想未来必须进一步强化的能力。

此外,雁栖湖上,我们虽然看到很多行业方案,但就平台与品牌定义来说,联想的话语有些生硬,在本地不够活泼,缺乏更为出色的叙事能力。举例来说,那些眼花缭乱的2B方案,为什么就不能给它灌注一种通俗的本地文化内涵,重新命名品牌,以便落地,激发生态活力?

2、组织架构升级与中台架构

这是我们持续关注的焦点问题。

因为,5种要素几乎对应着相对独立的事业群。截至目前,它们呈现为高度扁平化的风貌。这种业务单元,如果没有集中统筹,它对应的问题也是中台架构缺乏集约,随着行业智能深化,它可能会影响效率。

3S战略初期,并不宜设置过度集中的架构,统筹2B版图,中台架构也不能太死板,因为它不仅涉及技术、数据,还有实际业务。而且,集中架构也会抑制各单元活力。这个阶段需要兼顾增长,兄弟登山,各自努力,可刺激组织活力,刺激业务成长。

不过,它始终会是一重考验。因为,扁平化会导致组织臃肿,增加成本与管理难度,降低效率。杨元庆个人虽然依旧有强大的学习力、驾驭力、领导力,毕竟联想相当复杂,我们极为关注未来一段联想集团的组织升级。

3、本土化与全球化。

3S战略的区域落地,有较大的差异。这跟卖终端不一样。因为它伴随着区域市场的具体场景与行业渗透。其中还涉及到一些安全话题,甚至意识形态的左右。而就市场潜力与落地便利而言,中国一定是联想集团3S战略最关键的区域。

这意味着,未来一个很长的周期,联想必定会在中国投入巨大兵力。这本来也符合逻辑,但这对它的全球化运营也会带来诸多考验。

联想过去几年强调全球化甚多,这为它创造了业务成长机会,它的覆盖均衡,形态多元、在全球获得了广泛的认同。但在中国本地也形成许多误解。联想需要强化中国战略,不止业务问题,更有母国文化。

我从联想赞助中国女排一案中看到了它的新视野。

不过,即便如此,联想强化中国业务,尤其是2B战略落地,也不能弱化全球化布局。非常时期,联想应该创造性的融汇内外。我特别喜欢杨元庆在进博会上讲的部分内容,即中国经历了“引进来、走出去、再引进来”的逻辑。这里面有中国的崛起、新游戏规则与新模式的形成,更有开放兼容的视野在。可是,当下这种思维很容易被人扭曲。

4、长短期节奏、商业模式描述层面。

随着“端、边、云、网、智”落地,联想2B业务群会加速成长,但此刻也不要过度乐观,期望一朝改变现实。要看到2B业务基数尚小,中期甚至长期也难改变PC业务是主业的局面。联想其实不是纯2B公司,也不是纯2C公司,最合理的描述,其实更像曾鸣教授说的S2B2C模式的公司。

不过,尽管如此,我们仍坚信联想集团与杨元庆团队的战略定力。这个经历过35年时光的科技巨头,在2019年的雁栖湖,发出了自己独立的新声。它已经重新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,即便面前会有波折,但它愿景、空间足够大,方向足够清晰,这比其他都更重要。


故事,手机,技术,本地,公司

声明: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

好文,顶一下
(15)
79%
文章真差,踩一下
(4)
21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文章部分转载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。如有侵犯你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